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不经授权 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黄发科,安徽省特级教师,市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学高级教师,县美术教研员,县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县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县美协副主席,市优秀教师、市美术学科带头人,市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市教师继续教育首批专家,省中职学校专业带头人,省首批教师培训专家,省教育评估专家,省美协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40多篇教学论文和课例等发表于专业刊物,撰写出版专著《放飞心灵的窗口》、《 烛光夜话》和《根雕、摄影诗话》三册,合编《农村美术教学——对话与实践》一册,编绘《包公故事》连环画一册。

网易考拉推荐

品尝槽坊庄的二十年“陈酿”(原创)  

2017-01-03 01:27:04|  分类: 教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尝槽坊庄的二十年“陈酿”(原创) - 拾荒者 -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合肥市东北隅有个美丽的岱山湖,岱山湖脚下有个古滁阳城,乃三国时期”魏所筑,以备吴耳",现在叫古城镇。槽坊庄(因从前酿酒而得名)就在镇北,与古城中学隔凹相望。
        上世纪90年代初我被调到古城中学教美术,课余教教美术爱好者学画画,两年下来大学和中专也考取了十多个,竟把美术变成了生源相对较差的农村学校升学主打科目,为学校争了光,深圳有名的尚泰装饰集团董事长王信国就是当时的学生。美术班因此影响逐渐增大,不仅街头的理发师会在聊天中提起,就连省招生办的人都知道。后来初中落榜生爱画画的多了,和几个朋友协商后,就在槽坊庄单独开设了美术班,这样也好妥善处理学生文化课与专业课学习的矛盾冲突关系。当时还没有民办教育的概念,办班也只是为乡村爱好美术的学生就近铺一条生路,校长支持,好像还按升学人数发奖金予以鼓励。
        美术班放在槽坊庄张老师(现定远县英华学校校长)家里,语文课由张老师带,英语课由吴老师(现英华学校副校长)兼,数学和政治分别由由孙老师和刘老师兼,班主任是我的表弟张然,他虽然非专业出身,但博览群书,善于哲思,作风细腻,为人善良热情,业余时间比较充裕,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美术班办在张老师的家,他的母亲应邀做了后勤部长”,负责学生的饮食起居。可能槽坊庄这个美术班属于“草班子”或是“草根”班子吧,最近学生把“槽坊”改作“草坊”,建了个”草坊别苑“微信群,听起来好像雅一点,这是后话。
        虽然槽坊庄美术班是个“草班子”,但老师个个都不含糊。张老师沉稳干练,吴老师睿智果敢 ,孙老师严谨周密,刘老师率性执着,他们都是青年才俊,有激情,敢担当,肯钻研,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还要给美术班上课,辛苦是可想而知的,限于当时的乡村条件课酬很低,但从没有人抱怨一句。对于爱从感性出发的美术生来说,讨厌死记硬背,讨厌逻辑推理,因此四门文化课考试学科中除了语文稍好一点外,英语、数学和政治都是学生的短板,老师们绞尽脑汁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付出是巨大的,学生们自然感觉到老师的爱心与呵护,师生心相通、意相连,在相互感动的默契中风雨无阻,携手同行。
        本文主要说的是我调到县城后的最后一届学生,他们26人,大多来自老古城区的9个乡镇,也有来自滁州和全椒的,他们带着美术梦和升学梦而来,学习热情高、干劲足,勤学苦练,人不多学习氛围却十分浓厚。清晨与傍晚,学生们散落到村庄周围潜心晨读;晚饭以后,学生们在灯火通明的教室里鸦雀无声地作业,这些都给这个普通的小村庄添加了一道美丽的风景,深得周围乡亲的好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术班里风平浪静,因为孩子们正处于十五六岁的青春发育期,充满着活力,封闭的学习状态很容易让人产生压抑与单调之感,有时候甚至产生厌学情绪,管好他们不是想的和说的那么容易。张然老师在管理上很有远见、决心和办法,他每天早上带领学生一起跑步强健体魄,振作精神,提高学习效率,为未来的健康打下根基;课余和学生促漆谈心,开几句玩笑放松心情,聊一聊名人故事励志成长,在轻松愉快的对话中帮助学生缓解心理压力,树立人生理想,酝酿奋发激情。因为和学生同吃同住,同甘共苦,特别能理解学生的思想感情,在察言观色中发现学生的细微的心理变化并及时谈心、疏导,以情动人、以理服人,他热心、细心、耐心、温和的态度感动着学生,给了学生强大的学习动力。他为了学生的安全,他能深夜将偷跑到街上看录像的男孩子找回来谈心,晚上坚持不懈送远道的学生回家,因此学生们把他当作兄长来爱戴,可见师生感情之深厚。也许正是张老师炽热的爱心和执着的敬业心一路感召着学生,伴他们走上艺术设计的人生旅程,走上爱家敬业的幸福之路。
        在同学们的心中,永远铭刻着这样一幅温暖的画面:月黑风高夜寒颤,大雪纷飞迷人眼,张然老师领着王宏芳、胡云等同学一起扶着生病的刘群到古城卫生院打点滴,一直到深夜才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回来,天性活泼的胡云一不小心滑下了陡峭的田埂——在这里,师生和同学的相互温暖,驱赶了严寒,坚定了前行的步伐。
         随着时间的流逝,槽坊庄的故事在我的脑海中已经慢慢模糊,但槽坊庄里酝酿的浓浓师生情与同学情早已扎根于我们心中,看“草坊别苑”微信群里那个热乎劲你就会明白。我因杂务较多很少进群里和学生聊天,有时候进去看看,见他们这个总、那个总地叫,颇为热闹,感觉小字辈们在事业和家庭上都很成功,心里很是舒坦。有次在相册里翻出过去的老照片,遂用手机翻拍出来发到群里,没想到不小心触发了他们的怀旧之情,让他们忙活了好一阵子,促成了这次二十年后的聚会。
        他们有的从唐山、天津、泉州、上海等天南地北的地方赶来,表达的是真诚;周密组织和精心安排传达的是能干;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亲密无间,传递的是感;无拘无束、推心置腹的谈话表现的又是信任……而我最关注的是他们过得是否幸福?他们的言谈举止给出了答案:无论是退居幕后,营造着家庭幸福的贤妻良母;无论是努力发展壮大自己企业团队,在事业上取得初步成功的;也无论是专做美式家具外贸企业老总或是领导着200多人团队的家装主帅,在事业上取得较大成功的,他们在享受工作、享受生活乐趣的路上都过得阳光自信、健康和幸福,让我很开心,很放心
        二十年前,在槽坊庄这个酿酒的老地方,有一个中年阿姨几个年轻人用最传统的工艺,把最执着的精神、最朴实的感情、最阳光的心态兑入最饱满的粮食中,在小窖里酝酿了一坛美酒珍藏,今天打开她来品尝,香醇绵甜,回味悠长。
        在应试教育的狭窄环境里,教育工作者常过于纠结学生在某些学科上的得失,忽视了“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基本常识,压抑了学生个性才能的发挥和个性情感的表达,结果导致学生人格的变形和人生的曲折,给他们本该拥有的幸福打了折扣,而今天这些被“逼上梁山”的美术生的幸福生活又一次验证了我的看法——人生无论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并不是最重要的,健康就好,快乐就好,幸福就好。而我们所能做的是给学生的未来打上健康快乐的底色。
        感谢我的同道们,你们曾今的努力为学生铺垫了幸福之路!感谢我的学生们,你们在2017年新年伊始给我们带来了欣喜和快乐!祝福大家在漫长的人生路上且走且珍惜,越过越幸福!
        

品尝槽坊庄的二十年“陈酿”(原创) - 拾荒者 -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