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不经授权 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黄发科,安徽省特级教师,市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学高级教师,县美术教研员,县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县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县美协副主席,市优秀教师、市美术学科带头人,市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市教师继续教育首批专家,省中职学校专业带头人,省首批教师培训专家,省教育评估专家,省美协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40多篇教学论文和课例等发表于专业刊物,撰写出版专著《放飞心灵的窗口》、《 烛光夜话》和《根雕、摄影诗话》三册,合编《农村美术教学——对话与实践》一册,编绘《包公故事》连环画一册。

网易考拉推荐

师之道(原创)  

2012-03-26 23:49:21|  分类: 教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之道

 拾荒者/文

 

师之道(原创) - 拾荒者 - 拾荒者·原创教育博客

 

 晚上在上海,吃晚饭时,听服务员普通话中夹着的上海方言,那语调让我想猛然起了一个人——孙老师。

        她是我小学二年级的班主任,语文老师,上海下放知青。她给我的印象是温和和文静。

        那次,她让我和一位同学到3、4里以外的集市上帮她买东西,这在当时是种荣耀。路上我和同学比跳远,就是从一个较高的塘埂上往下跳,看谁跳得远,结果我一不小心崴了脚,没法走路了,后来被村里路过的人背回家。有几天没法上学,她来家里看过我,微笑着抚摸着摸我的脚说道:“哪有这样娇气啊”!我很内疚,觉得是自己的顽皮给她添了麻烦。那和蔼可亲的笑容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父母也为她来看我而感动。

        不知为什么,那时候老师们都喜欢让我帮他们买东西,或许是因为我比较诚实的缘故吧。记得学校的老祠堂西北2里路处有个磨坊,我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4、5次,因为老师中午放学前让我去帮他们买豆腐。其实我也不诚实,有几次,我口袋里正好装着一把削铅笔的小刀,因为饿或是被刚出锅的豆腐香味所诱惑,就从豆腐边上消掉一片来吃,以为老师不知道。现在想来十分可笑,或许老师早就看出了名堂,只是没做声而已,和谐着就好。

        那时没有应试概念,学习好不好都是无数谓的,当学生的只要有的出去玩,那是最大得快乐。我享受着这种快乐。

        现在想来,或许因为那时的自由和放松,我倒出于本能地特爱读书。不仅读书本,还爱从亲戚家找书读,连舅舅过去读的繁体字书也翻箱倒柜地找来读,觉得是件快事。

       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孩子真的“很娇气”。不说老师让他帮着做点事,就是犯错了也批评不得。假如我那崴脚的事发生在现在,那还了得?说不定不上网也得上报了——老师怎能让学生在上课时间上街帮自己买东西?学生跌了,说不定这个老师也要下课了。过去没有和谐这个词,但家长、老师、学生一直和谐着。现在我们提倡和谐了,但师生关系却处于对立的紧张中,无法和谐。这究竟怎么了?这可能是自然间失去的自然的和谐,是人对人失去信任的时候产生的悲剧结果,也是社会对教师失去信任的时候产生的悲剧。

        师道有尊严,但现在的老师还有尊严可言吗?一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把你抬得高高的,把你当做圣人来要求。你可以不要父母,不要孩子,不要薪水,但你得要学生,要把每个孩子教好,因为“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赏识当然是教育的主要方法,但学生犯错误,乃至严重错误而该接受惩罚使其警醒的时候,老师就束手无策了——老师没有惩罚学生的法律依据,没有惩罚学生的权利,一旦越权,稍有不慎后果或许不堪设想。

        所以,为师者已经没有道了。

        孙老师后来因病去世时,我还在师范读书,听到消息后专程请假回去参加她的追悼会,流着泪为她送行。现在,师生间还有这种感情吗?真的说不好。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