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不经授权 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黄发科,安徽省特级教师,市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学高级教师,县美术教研员,县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县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县美协副主席,市优秀教师、市美术学科带头人,市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市教师继续教育首批专家,省中职学校专业带头人,省首批教师培训专家,省教育评估专家,省美协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40多篇教学论文和课例等发表于专业刊物,撰写出版专著《放飞心灵的窗口》、《 烛光夜话》和《根雕、摄影诗话》三册,合编《农村美术教学——对话与实践》一册,编绘《包公故事》连环画一册。

网易考拉推荐

有话可“奖”——三个“一”和一个“三”的那点儿事(原创)  

2013-02-01 13:32:05|  分类: 教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话可“奖”——三个“一”和一个“三”的那点儿事(原创) - 拾荒者 -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今年运气还不错,在教研和成果评比中得了几个小奖,也就是三个“一”和一个“三”的那点儿事。

        三个“一”是指教学论文《农村美术教育辩误》获合肥市美术教学论文评比一等奖,教育博客“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获安徽省中小学“六项电教作品”评比一等奖,征文《教育智慧三则——装疯、卖傻和赊账》在中国教师研修网举办的“我与国培共成长”征文评比活动中获全国一等奖。

        一个“三”是指与芜湖胡旭东老师合著的《农村美术教育——对话与实践》在“安徽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育教学成果奖”评选中获三等奖(当时胡老师是省远程培训的美术指导教师,我是班级辅导者,非常感谢安徽电视广播大学的申报)。

        三个“一”中,第一个很一般,后两个有点儿稀罕,因为合肥市四县四区报评的教师博客中在省里得一等奖的只有四人,安徽省各学科报评的征文中在全国得一等奖的也只有三人,所以有些儿含金量的。但总体上比不上最后的那一个“三”,因为这是安徽省十年教育改革成果评比,虽然是个“小三”,但毕竟十年“怀胎”孕育,能在奖项的台面上露点儿小脸,意义也就不同寻常了。咱肥东教育界的龙头老大应该算是肥东一中,他们的老师们都是很了不得的,他们能屈就“小三”,和俺平起平坐,俺觉得很荣幸了(哈哈,自恋+安慰)。

        只听说那个征文奖是有奖品的,其他可能也就是一张纸的事了,但当教师的得个奖也就图个心高兴,精神层面的享受。

        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我是近五十的人了,没了“向上”的机会之后,走的当然是“向下”的下坡路,远离了激情,就时常泡在闲情里头,玩点文字游戏当然也是免不了的。三个“一”也好。一个“三”也好,都是做文字游戏的好处,只要不违法,在博客里说些可有可无的话便是茶余饭后的消遣。所以,我依据这些说三道四的闲话编写出来的册子也就离不开“话”字了:《烛光夜话》、《根雕摄影诗话》、《农村美术教育——对话与实践》三册当中都有“话”字吧。说说话就能得奖,岂不是好运气?

        当然,“话”是不可以乱说的,我说的那些基本归纳为以下四种:真话——实话实说,行话——美术教育,笑话——幽默搞笑,废话——排泄郁闷。说话可以不拘形式,如嬉笑怒骂、打油吟诗、随心笔谈等都无伤大雅,不可因胡说八道而损伤读书人的儒雅。

        就这样漫不经心的一路走着,一路自言自语地说着。所说的都是有感而发,拒绝无病呻吟。这当然做不出大文章,但鸡毛蒜皮类的小东西攒起来竟然也成了一串串的,有一些用处。这不,有机会时把这些东西用绳子串起来晒一晒,也能获得少许阳光的照射。天,不总是阴的,对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