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不经授权 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黄发科,安徽省特级教师,市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学高级教师,县美术教研员,县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县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县美协副主席,市优秀教师、市美术学科带头人,市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市教师继续教育首批专家,省中职学校专业带头人,省首批教师培训专家,省教育评估专家,省美协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40多篇教学论文和课例等发表于专业刊物,撰写出版专著《放飞心灵的窗口》、《 烛光夜话》和《根雕、摄影诗话》三册,合编《农村美术教学——对话与实践》一册,编绘《包公故事》连环画一册。

网易考拉推荐

谢谢!(原创)  

2013-01-25 01:28:13|  分类: 教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谢!(原创) - 拾荒者 -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谢谢”这词儿,我每天都能听到,每天还要用到。所以,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太在意谁对我们说过“谢谢”了,因为它太常见,太普通,就是个尊敬、礼貌或是客套而已。

         但有一句“谢谢”我会永远记住,想忘可能也忘不了。因为我自认为这句“谢谢”有些分量。

         这是今年参加省职业教育“专业带头人”评比那会儿,我们合肥市的五六个教师呆在一个教室里准备着按顺序上课接受面试,虽然大家都是老教师,说说笑笑地显得无所谓,但毕竟心里还是有点儿紧张感,其中一个女教师特明显,老是在嘀咕着什么,显得焦躁不安;特别是听考场上下来的两位老师说都没讲完就被叫停了(据说评委是从高校里请来的专家,其中坐中间把关的主评很有名,搞业务出身,是教学类的行家里手),那位女教师更是紧张。

        我知道,无生上课这玩意儿大家都比较不适应,没有学生,没有多媒体,对着三个评委大眼瞪着小眼干讲,本身就不太舒服,很难发挥自己的实际教学水平,而且还有时间限制 ,要在15分钟内讲完完整的一课。过去我也参加过别的面试,记得中间那个主评人高马大,面孔黑而严肃,两眼盯着我放着寒光,呵呵,狼一样的;从头至尾根本不开笑脸,就像我是她的仇人,或是欠她万儿八千的不还一样;时间刚到她即叫停,只差那么点儿没讲完,她就不给面子,搞得我很没趣 。

        评委大人坐堂,可不都是这个样子的。我常在本县中小学美术教师教学评比,或是本县的“教师资格认证”考评上都当评委,很多时候是主评,但我每次都表现得亲和,甚至和那些紧张的年轻人开句玩笑,让他们放松一下心情,便于他们正常发挥。人和人有时是不一样的。

        有过那次经历,我这次在时间控制上就特别注意。我上的是自己选的高中美术鉴赏中《美术作品可以什么都可以不像吗——走进抽象艺术》一课, 我知道这种考评是综合的,听课的并不都是教美术专业的,甚至一个都不是 ,我也想给他们普及一下美术鉴赏知识。当然,给教授们上课不可以随便,我的幽默可能不太好发挥,但我可以在教学内容处理的主动性、灵活性上,在课堂教学组织的形式上做点文章。于是我从绘画大师朱德群说起。我说:“我们安徽萧县是全国闻名的国画之乡,但很多人不知道萧县还出了一个世界闻名的油画大师,他叫朱德群,我国首个法兰西学院艺术院士,他的作品是什么样子呢?请看大屏幕。”简洁的几句话集中了学生的注意力,接着我说:“大家看到的是一些色彩的组合和笔触的变化,什么也不像。与我们上节课所学的具象艺术作品不同,大家可能很想看明白它,那就必须‘走进抽象艺术’(板书课题),研究一下抽象美术作品的表现特征和审美规律。”        

        在激发了学生的探究兴趣后,我接着用师生对话和小组代表作结的形式,从现代抽象艺术的奠基人、俄国艺术家康定斯基“发现”抽象艺术的故事开始聊了“两位抽象艺术家,两种抽象艺术”,“艺术为什么会走向抽象?其艺术美有哪些表现?”等内容,后边再让学生做选择题来巩固和检查理论知识,用现场创作来加深对抽象美术作品的理解。在教学过程中,我运用了音乐和抽象美术作品的类比,特别是要求学生聆听我用手机播放的当下流行的轻音乐《荷塘月色》,用画笔来表达自己的感受,通过小组互评和代表点评的方式肯定创作实验中成功之处,让学生的眼手脑从头至尾都处于动态的探究之中,让学生的心情不断处于发现的喜悦和审美的享受之中(当然,这些都是我用语言假设学生在场的状态)。最后我让学生闲暇的时候到城隍庙去转转,利用抽象美术作品的审美经验选购抽象油画作品美化自己的生活空间,跟上时代节奏,提高生活品味。学以致用,我把学生的学习和生活紧密的结合起来,把课堂拓展到了生活。

        因为我早有思想准备,说话间很少停顿,语言比较流畅,课上得比较顺利。结束后,又回答了主评的几个问题,都是关于教学内容和学生需要方面的,不难回答,但我也尽量简明扼要,不展开来讲。

        我回答结束后,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没想到主评大人突然对我说了一句“谢谢!”因这句话来得很突然,让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我赶忙还礼。毕竟这是我参加各类面试中的第一次,过去从来没见谁有这么客气。

        这句“谢谢”或许只出于礼貌,但在我的理解里,免不了给额外加上对我教学过程的肯定和赞赏,我对自己的教学还是很满意的。就算我想多了,我也高兴。毕竟那是居高临下的、教授级别的“谢谢”,分量沉沉的,对吧?没事得哄着自己乐。

        今天散步时无意中又想起这事,心情很愉快。因此我还得在对教授说声:谢谢您!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