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不经授权 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黄发科,安徽省特级教师,市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学高级教师,县美术教研员,县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县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县美协副主席,市优秀教师、市美术学科带头人,市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市教师继续教育首批专家,省中职学校专业带头人,省首批教师培训专家,省教育评估专家,省美协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40多篇教学论文和课例等发表于专业刊物,撰写出版专著《放飞心灵的窗口》、《 烛光夜话》和《根雕、摄影诗话》三册,合编《农村美术教学——对话与实践》一册,编绘《包公故事》连环画一册。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漫画高手(原创)  

2012-07-04 20:56:40|  分类: 教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画高手(原创) - 拾荒者 - 拾荒者·原创教育博客

         
         在广播电视、街头巷尾处处议论、宣传高考状元、清华北大、学校升学率的时候,我们忽视了另一类“状元”的存在——这些人学习一般,他们或擅长绘画、或擅长音律、或擅长跑步、或擅长创新……他们被遗忘在“爱”的角落,他们默默地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特长却无人发现,更谈不上展示和发挥;反之,因他们感性十足、个性鲜明,不甘愿做应试教育下的学习“机器”,导致成绩平平,饱受老师和家长的责怪。
       这很不公平。     
       上面这幅作品是小学生姜福渠在一次素描课上画的。这节课他的素描作业半途而废后,我看到他凭着想象创作了这张作品,大感意外,立即肯定表扬。
       姜福渠这孩子课堂上好说好动,绝不是传说中的好学生,所以素描作业不是形不准,就是明暗不对,课堂表现和作业都应该是个“反面角色”,是个标准的同学声讨、老师批判的对象。
       但他形象思维极为活跃,形象将记忆能力很强,向来敢于大胆想象创造。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对他在素描绘画上的要求十分宽松,不求精细准确,只求在绘画过程中养成观察比较习惯、循序渐进、慢慢锻炼耐心,为他的长远所需要的情商发展着想。他热爱绘画,但他所热爱的不是呆板僵化的、逼真肖似的具体描绘,他所热爱的是能够让想象创造力得以发挥发挥,能够表达生活感受与自我情感的绘画,教者理应因材施教,顺其自然。
       所以上次见了他的创作后,我就允许他暂停素描,整节课画漫画。他当然很得意,依然是要找别人说话,依然中途要上一次厕所,但交上来的创作却让我大开眼界——这是一个十多岁小学生的作品吗?完全可以和专业漫画创作相媲美啊!
          
漫画高手(原创) - 拾荒者 - 拾荒者·原创教育博客
       你看看,故事内容孩子气十足,十分搞笑。故事情节紧凑,绘画构图饱满而富有节奏感,人物造型特征鲜明、表情夸张、动态生动,道具和背景设计自然合理 ,图文并茂,情趣盎然。
       难怪一个家长看到后,以为是从书里复印下来的。
       这是我发现的又一个难得的艺术好苗子。虽然作品的形式语言明显受了相关漫画图书的影响,但这些作品实在是姜福渠小朋友根据记忆和想象的再创作,学校里能做到这样的孩子可以说寥寥无几。
       我对中国孩子的“想象力世界倒数第一,创造力世界倒数第四”的说法不以为然,中国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是十分旺盛的,只是这些能力一直被应试教育压抑着无法得以发展和发挥。因为,我们习惯于在应试教育的流水线上机械地操作,热衷生产那些规范统一的“奴才”而不是人才,反映在产品上就是满足于“中国制造”而非“中国创造”的悲哀。   
         正因为如此,我们很多天性敏感、多才多艺的孩子,在分数决定一切的社会环境里被淹没、遭淘汰。
       这种孩子,我见得太多了。同样一个姓姜的孩子,绘画时定力超群,对素描上的形和明暗十分敏感,观察和表达细致准确,绘画天赋超常,但他性格倔强,小学时常被老师罚站,高中时也曾和班主任闹矛盾(后因我调解而和好),可惜高考由于文化课成绩缺几分难以迈进理想的本科院校,只能读个高职专科。他在学校的琴房里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钢琴弹奏,那十指翻飞下的一曲《献给爱丽丝》真让人感觉是学音乐专业的。那时他还在高三美术班。
       最近,一个读初中的王姓女孩,绘画能力也不一般,但就是文化课成绩难以提高,虽然我曾帮她找过班主任和文化课老师进行沟通,但效果不明显。最近,中考成绩揭晓,她的父亲因她过低的考分十分愁苦,迫不得已要把她送到高价的私立学校就读。我不相信三年下来会有什么理想的结果。
 
       谁还记得龚自珍那句“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钱学森之问”有解吗?朱清时的努力会有结果吗?
       大家都明白的事,为什么就做不好呢?答案只有一个:

       培养人才,需要时间,需要我们甘愿俯身当梯子;而培养奴才,时间短、效益高,可以为我们青云直上竖梯子——急功近利使然。

        李鸿章、孙中山在教育上虽然有想法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毕竟国难当头。在国富民强的今天,我们还有理由漠视眼下这种“毁人”不倦的教育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