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拾荒者·原创艺术教育博客

————不经授权 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黄发科,安徽省特级教师,市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学高级教师,县美术教研员,县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县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县美协副主席,市优秀教师、市美术学科带头人,市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市教师继续教育首批专家,省中职学校专业带头人,省首批教师培训专家,省教育评估专家,省美协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40多篇教学论文和课例等发表于专业刊物,撰写出版专著《放飞心灵的窗口》、《 烛光夜话》和《根雕、摄影诗话》三册,合编《农村美术教学——对话与实践》一册,编绘《包公故事》连环画一册。

网易考拉推荐

“割资本主义尾巴”?(原创)  

2012-04-17 23:47:34|  分类: 教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上的“割资本主义尾巴”?(原创) - 拾荒者 - 拾荒者·原创教育博客

 

        

         一石激起千层浪,肥东论坛转《关于余鸿才等教师违反师德行为处理情况的通报 --------合教〔2012〕65号 》一文,引起热议。支持者寡,反对者众。

        教师在教育工作岗位上当全心全力、尽职尽责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要维护自己“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崇高形象,但教有余力,牺牲休息时间做点家教也是对教育的贡献,这比我们常见到的那些闲着没事上网打游戏和赌得昏天黑地的教师要好多了啊,是有违师德吗?

        论坛上一位读过五年私塾的“农民大伯”讲了一个40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咱那时身体壮实,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在咱生产队干完活,回家还在自家的菜园里捣鼓种点小菜什么的,有时拿到集市上去卖。后来被生产队队长抓住了,他说, 生产队给你一等的工分(一天一毛五角),你还在家干私话,走资本主义道路。咱不服论理,他叫人把咱五花大绑,沿街游行,并收缴了咱卖菜的3元钱。据说是队长他们买酒买肉吃掉了(可买两斤猪肉和两斤酒呢),还在全县通报了咱。现在听起来可笑吧?”

      “农民大伯”接着说“国家对待有偿家教的行为做派咋那么像40年前的咱那村长啊?教师课余做点家教,你情我愿,对你升学政绩还有帮助呢,怎么就没有师德了,咋就违法违规了呢? 四十年了,咱国家不是说进步了吗?” 

      “割资本主义尾巴”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网上介绍:

         文革后期,有些领导者绝不想让农民还有一点自在,不能有一点“私”心,于是就有了“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运动。由于农村基层干部对在农村搞运动早有抵触情绪,出工不出力,和历次农村搞运动一样,上级总是下派“工作组”督促执行。工作组一般都是城市造反夺权后新机关班子里的一些闲职干部和一些吃饱了撑着不干活的工人积极分子组成。当然他们只是领头羊,更多的是在他们督促下的基层干部,一路扫荡一样“割资本主义尾巴”。

         其做法包括:检查和丈量农民的自留地,看看是否偷偷扩大了面积(“文革”中很多地方取消了农民自留地);检查农民私人喂养的猪、鸡、鸭等是否超过了公家规定的头数(“文革” 中有些地方不许农民私自喂养牲畜);检查农民是否偷偷跑到“自由市场”作小买卖(有的地方把农民卖几个鸡蛋也称作“投机倒把”);检查农民是否偷偷从事补锅、修车、缝纫等个体劳动……

        当时,工作队割资本主义尾巴的一个主要内容是丈量农民在业余开垦的自留地,规定每人多少分地,并且将田埂地头上开垦出来种葫芦、番瓜的旮旮旯旯的地块也都算上,自留地超出面积就要扣口粮。这一招还未实行,就弄得人心惶惶,在那时农民们唯一可以填肚子的就是口粮了。

       那时我还小,记不清这些事了。只记得上中学后,每天必经的乡村(叫做范店村)公路口有几个人套着红袖章,在公路上架着大木头拦截过往的车辆,凡遇着车上夹带花生、香油、鸡鸭等农村土特产的一律没收。当时也听说是反对资本主义,但据范店村的同学说,那些扣押的东西如花生、香油等都被“红袖章”瓜分了,鸡鸭之类不太好平分,就成了他们的下酒菜。这不是损人利己吗?   

       余鸿才等教师或许做得太过分,真的有违师德。但绝大部分教师的“有偿家教”的确是学生需要或生活所迫,但看起来这禁止教师做家教和“割资本主义尾巴”表面上还真的有些相似。

       论坛网友转载“中安教育网 ”2012-4月-8日《违规补课,板子能仅仅打在教师身上吗?》一文,作者许宪章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违规补课这字眼大家都不陌生,教育主管部门也不知发了多少文件严禁违规补课,但为什么总是禁而不止呢?这次合肥市教育局是逮着着了11名教师,然而合肥市违规补课的何止11人?全省呢?全国呢?谁都无法统计。

  笔者认为,违规补课为什么屡禁不止,根子还是在应试教育上。小学生和大学生很少听说有去补课的,这是因为考试这根指挥棒很少能打到他们。初中生和高中生就不得不听考试这根指挥棒的了。通过补课,初中生能考上一所好高中,高中生能考上一所好大学,否则择校、复读,既耗青春又费钱财,这是事实存在的。既然要考试,学生有需求,补课就难免了,想禁也是禁不住的。

  说到有偿家教和校外兼课,我认为教师是不得已而为之。一心想着赚学生的钱,甚至课堂上不讲解,逼着学生去自己家中补课,这样的教师毕竟是极少数的。现在教师收入本来就不高,物价又涨得这么厉害,你要教师无偿去家教和校外兼课,这是不现实的。作为教育主管部门,应该想方设法落实教师的各种待遇政策,提高教师收入,再加上进行师德教育,这样有偿家教和校外兼课,或许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应试教育和教师待遇是造成有偿家教或在校外兼课的主要原因,这原因是教师本身造成的吗?违规补课,板子能仅仅打在教师身上吗?”

       这位记着算是在媒体上说出了真话,当然说真话的还有一人。有位网友引用了四川特级教师、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李镇西的一段话:

     “知识分子谈钱一点都不可耻,可耻的是先谈钱再工作,甚至只谈钱不工作。如果你工作有了成绩,名也来了,利也来了,这是你价值和尊严的体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作为校长,我也执行教育行政部门的规定,不允许老师课余做家教,但我个人却对教师做家教有自己的看法,而且我对老师们说过这个看法:老师们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通过自己的知识换取报酬,有什么不可以呢?至于家教过程中出了一些问题,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啊!”

        李镇西校长的说法颇为真实客观,但他还必须要“ 执行教育行政部门的规定,不允许老师课余做家教”,他若不执行,他这校长可能就做不成,他要自保。人们都认为只要应试教育存在,教师有偿家教就是全国普遍存在、屡禁不止的现实。校长清楚,局长清楚,厅长也清楚,清楚了大家都不愿说,都要自保。

       部长清楚吗?我觉得也应该清楚。在北京参加美术骨干教师 培训中,教育部艺术教育与体育卫生司万丽君处长在报告会中对我们这样说过:你们不要把校外培训当主业,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她知道绝大多数美术教师都在校外搞培训,她的话默认了现实的存在。她清楚了,我认为部长也会清楚的。

       有人说:大禹治水用的是疏导,而教育部用一个《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2008年修订版)》第五条“自觉抵制有偿家教,不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来治理教师“有偿家教”用的是堵,堵到现在都没堵出成效,少数地方主管部门或迫于受害群众压力偶尔揪出几个教师来“杀鸡给猴子看”也仅仅是应付差事。

       人们都认为教育部十年前发起的农村基础教育新课程改革并不成功,教师“有偿家教”愈演愈烈,为什么教育部不反思一下,在应试教育阶段出台相关政策,采取相应措施加以引导和规范呢?眼下的状况是:教育部出台种种措施,要减轻小学生学业负担,中小学生学业负担反而加重;教育部说“有偿家教”有违师德,但每个学校都有一大批教师为了生活宁愿不要“师德”也要家教。这世界是怎么了?林语堂先生在《生活的艺术》一书中说:中国人的哲学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现在就是睁着一只眼看看,看着小学生那沉甸甸的大书包,看着小学生放学后成群结队急匆匆地去补课……也看得人心烦意乱,干脆两眼都不要睁开算了。

       假如治理教师“有偿家教”是教育上 “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话 ,这种文化大革命的“样板戏”可演不得。因为,割农民的“尾巴”最多只能让农民生活过得苦一点,但割教师的“尾巴”不仅会把孩子搞得很苦,把教师搞得很苦,也许会把教育搞得很苦,把国家搞得很苦的。

       我坚决反对那些“一心想着赚学生的钱,甚至课堂上不讲解,逼着学生去自己家中补课”的少数有违师德的教师。但我也赞成李镇西校长的看法,对待此事“不能因噎废食”,要疏导,要规范,要治本。

                     

         

  评论这张
 
阅读(3633)|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